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53章 氪金玩家?

第53章 氪金玩家?

        湾仔,罗马假日酒吧。

        “没想到这边居然有这么一间酒吧。”宋子豪把手上的橙汁放下,看着一楼酒吧大厅感慨道。

        这间酒吧的装修很不错,走的是罗马风格,整体高端大气上档次。

        当然对于宋子豪来说,再富丽堂皇的酒吧他都见过,让他比较欣赏的是这里不是那种一堆古惑仔飞女甩头甩脑的酒吧,而是一间高档的清吧。

        他现在年纪大了,不像年轻的时候喜欢去酒吧蹦迪,反而是更喜欢像这样子坐下来,听听音乐,和朋友聊聊天。

        坐在他对面的何问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透明塑料袋,从里面掏出几颗红色的东西丢进面前的一杯牛奶中,拿起一根搅拌棒搅了几圈,然后拿起牛奶吸溜着。

        “老板,你现在这么年轻,用不着这么早就开始养生吧?”宋子豪盯着何问手上杯子里的那几颗漂浮着的枸杞,眼角跳了两下道。

        自从谭成入狱后,宋子豪就加入了何问公司,负责保安方面的工作,他对何问的称呼也从原来的“阿问”变成了老板,何问说了好几次他都不听,只能任由他了。

        宋子豪有点不解,他一把年纪了,发际线都快到头顶了,注意养生很正常,何问才二十岁出头,用得着这么讲究吗?

        旁边路过的一位男侍应生听到了宋子豪的话,用一副看怪物的目光悄悄瞄了宋子豪和何问一眼。

        两个大男人来酒吧,居然不点酒,而是点了果汁和牛奶,他在酒吧干了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这么奇葩的组合。

        要不是看着两人出手阔绰,他都差点以为这两个人是来捣乱的。

        何问端着牛奶继续吸溜了两口,才抬头看了一眼宋子豪道:“豪哥,你是单身狗,你不懂的。”

        宋子豪瞬间就感觉是噎住了一样,话语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单身怎么了?

        狗狗那么可爱,怎么就被嫌弃了呢?

        “牛奶的功效我就不和你说了,大家都懂,每天一杯奶,强壮港岛人。”何问边吸溜边向宋子豪科普:“至于这个枸杞,你可别小看它,可是出了名的滋补肝肾、益精明目的中药圣品,这可是好东西来着,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何问用一脸要不是你是我兄弟我都不告诉你的表情看着宋子豪,语气在某几个字上加重了一下。

        何问从春节后就很少喝酒了,没办法,他这辈子的目标之一就是成为像康剑飞或者安正勋那样的推土机,必须好好保养好自己的发动机。

        宋子豪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杯子,把它推到了何问的前面:“老板,那你也给我来点吧。”

        旁边的适应生睁大眼睛看着何问倒了几颗枸杞在宋子豪的杯子中,然后两个人都手捧着杯子边吸溜边看着一楼的舞台上的表演,头上冒出了几道黑线。

        “两个痴线!”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骂了一句,男侍应疾步远离了两人。

        何问不知道这个插曲,专心地听着舞台上的歌手唱歌。

        台上的是一个女歌手,打扮得很性感,一头蓬松的天蓝色长发,穿着蓝色亮片小短裙,搭配黑丝长袜,吸引了大厅了不少lsp的目光。

        不过何问没有太在意她的打扮,这种妖艳的扮相不是他的菜,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歌声上。

        芭芭拉看着大厅里的客人,一下子就看到了好几个色眯眯盯着她的人,一个个表情都像是要吃了她一样,特别是大厅正中卡座上的一个白衣白裤打扮的人。

        她不敢把视线对准他们,急忙低头专心地演唱,只是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害怕。

        她知道那个一身白色的男人叫大哥荣,身边围绕的一群人都是他的小弟。

        她来这里唱歌没几天,大哥荣每天都来捧她的场,但是她知道他不是欣赏她的歌声,从他的目光里,芭芭拉能看到的只有色欲。

        她很害怕,但是她不能不来,她爸爸刚刚重病去世,为了给他治病,她借了一笔高利贷。

        现在人没了,但是钱还是得还。

        这间酒吧给她的薪水是她能找到的里面最高的了,而且很多豪爽的客人会给她一些小费,她需要这些钱去还债。

        她不想和在骑楼里看到的一些人一样,被高利贷逼到只能去当舞小姐或者是当马夫手下的时钟妹。

        酒吧的经理从台下跑了上来,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能不能别老是低着头啊?好几个客人都投诉了!”

        她慌了一下,歌词都唱错了几个字,缓了几秒才强笑着抬起头,不过还是不敢对着一楼大厅的人,特别是大哥荣,所以选择了把视线投向了二楼。

        “纵使不可辨证清楚

        若爱得深不需多过问

        情在你我梦里

        心印心已无憾”

        这首歌她在这里每晚都会唱,很熟悉,所以就算她的目光在酒吧内游荡,对于情绪和节奏的把握都处理得很好。

        突然她看到了二楼有一个人对着她的方向做出了鼓掌的动作,酒吧灯光没那么亮,而且距离有点远,所以她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是她还是对着他的方向点点头,回了一个真挚的笑容。

        “每一天相聚同生

        地老天荒祗需心接近

        无谓计较亦无须评状况”

        “老板,玩命来了。”宋子豪看了一眼酒吧门口,对着旁边鼓掌的何问说道。

        “嗯,这小子来得也是有够迟的。”何问把目光从芭芭拉身上收了回来,在大厅里扫了扫,就看到了玩命那骚气的小辫子还有大鼻子。

        “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能打吗?”

        宋子豪好奇地打量着玩命,玩命一般都待在赛车场那边,而他是在公司这边待着的,所以还没见过他,只是听何问夸了一次他的身手。

        “这个嘛,你不觉得他和家驹长得很像吗?”

        “是挺像的,在这种光线不足的地方,隔远点看,怕是熟人看到都会认错。”

        宋子豪知道何问说的是陈家驹而不是公司乐队里的吴家驹。

        “他们两个不只是长得像,打架方面也很像。能不能打,得看有没有道具!”何问说着再次扫视了一楼大厅,摇着头叹了口气,大厅里的家具不多,看来今晚的玩命战斗力不太行。

        宋子豪对于何问这种间断性出现的奇怪的说话方式已经有了免疫力,但是还是忍不住起了好奇心,但是酒吧里突然响起的一个五音不全的公鸭嗓让他皱起了眉毛。

        宋子豪转头看了一眼一楼,原来是大哥荣那个黑二代拿了一只麦在唱歌。

        他和大哥荣不熟,不过刚出道的时候他听过一些关于他老爸狂龙的传闻。

        在那个时候,狂龙也算是港岛里比较出名的军火贩子,在那时候的港岛,敢叫狂龙这么拽的外号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但是能混出头就都不太好惹。

        不过枪打出头鸟,他出道前一年就被抓了,现在还在赤柱里吃公家饭。

        打量了一下大哥荣和他周边的小弟,宋子豪心里感慨着虎父犬子,他见过的社团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一看就知道大哥荣和他的那群小弟都是一群样子货,中看不中用,只能吓唬吓唬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