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49章 吻戏

第49章 吻戏

        从监狱离开,何问直接开车返回了新租的别墅。

        从春节后,乐慧贞一直都想要搬过来和何问一起住,不过何问原本的房子只有两个房间,实在是太小了,想到以后还有更多人住进来,何问考虑了一番,选择在旺角附近的加多利山别墅区租了一个面积差不多500平方的别墅。

        本来何问是想买的,在回归之前港岛的房价会有一轮持续的上升,现在投资房地产无论说是短期还是长期那也是一个暴利的行为。

        何问记得自己穿越前看过的一则新闻,某珠宝商在这两年花了6500万买的别墅到了二十年后转手就卖了25个小目标。

        不过何问目前的公司还在扩展,需要花钱的地方多,何问不想将太多的钱都丢进楼市,所以他只是在九龙塘买了几个复式单位做了一个先期投资。

        最后还是考虑到安全和方便的问题,选择在加多利山那边租了一个别墅。

        港岛的别墅区不多,最出名的无非就是浅水湾、深水湾还有太平山,不过加多利山别墅区都不差,有很多富商和大明星都住在了这里。

        从谭成被判刑之后,何问的生活重心就又回归到了工作之上,公司在结束了《警察故事》的拍摄后,潘波波拍摄的《喜剧之王》也杀青了,不过这部电影何问和市场部的人聊了一下之后,暂时不准备上映。

        尹天仇暂时还是一个无名之辈,前世《喜剧之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都是要归功于星爷,不过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已经是99年,星爷已经通过几部成功的电影积累了一大批粉丝。

        所以何问也没有把握这部电影一定可以成功,何问也只能怪自己当时见到尹天仇一时冲动......

        何问没有丢锅的习惯,所以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和潘波波以及尹天仇解释清楚之后,丢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剧本,《唐伯虎点秋香》,准备用这部前世93年的年度票房冠军的电影来先帮尹天仇积累一些名声。

        除了这部电影之外,何问还通过陈胜挖到了一个新的导演,吴白鸽,何问很喜欢他作品里显露出来的暴力美学,所以给了他一个作为经典中的经典的剧本,《英雄本色》。

        不过这次宋子豪和宋子杰都拒绝了参演,宋子豪对上大荧幕毫无兴趣,宋子杰的反应更加是激烈。

        自从《警察故事》票房大爆之后,宋子杰虽然参演的镜头并不多,但是凭借一张帅脸,成功碾压了陈家驹那个大鼻子。

        根据某个嘴巴很大的警察爆料,在电影上映后,陈家驹收到了2家家具公司以及一家灯具公司的广告邀约,而宋子杰收到了100多家.....

        产品范围包括了化妆品、食品、服饰等,其中最高的是男士内衣,不过何问看过那家内衣公司的产品广告,基本上,穿了和没穿,是没什么差别的。

        另外宋子杰所在的警署的案件暴增,且大多数报案人都是女性,一进警局就都是点名要找他来处理。

        所以当何问再次和宋子杰发出邀约的时候,毕业工作后就没有请过假的他果断请了婚假、病假还有年假。

        好在小马哥很有兴趣,不过他的脚毕竟受伤了,拍上半部很难,所以何问最后唠叨了一个下午才成功忽略了阿郎去拍前面的镜头。

        最后一部电影就是拖了好久才定下来的《天若有情》了,剧中有几幕是男主角到了女主角的家,设定上女主角家里是相当有钱,家里租的都是独栋别墅。

        何问就直接把租的这栋别墅借了出来,所以他现在赶回家要去拍自己人生的第一部电影。

        而今天要拍的第一场戏就是男主角和女主角在女主家门口深情拥吻的戏。

        只是......

        何问看着眼前一脸娇羞的方小玲,满头黑线地环视了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问哥,不要害羞嘛,我们都是来给你加油打气的。”某个大鼻子男笑着说道。

        何问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他竖了一个中指:“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会在这里?难道警察是不用上班的吗?”

        没等陈家驹回答,何问就把视线放到了旁边的青春痘男身上:“文斌,陈家驹在就算了,为什么你也在这里?”

        没错,陈家驹有时候也喜欢搞怪,他在何问还能理解,为什么李文斌这家伙都会在这里?

        李文斌咳嗽了两下,低头避开了何问的死亡视线:“我只是刚好路过,看到熟人来打声招呼。”

        李文斌:....难道我会直接告诉你,我是过来看戏的吗?何问一个大老板居然要亲身上阵拍吻戏,这也是点燃了他的八卦之火。

        何问的眼皮跳了几下,忍不住把另外一只手的中指送了给他,扑街,找个理由都不花点心思的吗?

        何问的目光继续朝右扫视,略过大嘴等警察,落在了四个嬉皮笑脸的混球身上。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几个今天应该是要在公司准备下一张专辑的,为什么连你们四个都会出现在这里?”何问感觉自己头上都冒出了火花了。

        “老板,是世荣叫我过来的。”谭贯中看到了老板眼里的怒火,急忙把锅甩给了左边的林世荣。

        “老板,不关我事,是自强叫我过来的。”林世荣击鼓传花,把锅传给了旁边的陈自强。

        “老板,也不关我的事,是家驹叫我过来的。”陈自强把锅丢给了四人组的最后一人。

        吴家驹往左右看了看,这个锅好像没人可以接了,看了一眼何问,感觉自己要是背锅了一定会被整死,急得额头直冒冷汗,心里怒骂几个兄弟没义气,明明是大家都很好奇,约好了一起翘班过来的,结果现在锅都让自己一个人背。

        慌乱中吴家驹看到了一个大鼻子,仿佛看到了一丝生机,笑着跑到了大鼻子的身边揽住了他:“对,老板,就是家驹叫我们过来的。”

        被吴家驹揽住的陈家驹表示一头雾水,他明明只通知了警局里的几个朋友和阿美来看热闹,可没让何问公司的人来。

        陈家驹也不笨,想了一下就知道吴家驹是在甩锅,伸手遮住嘴低声说着吴家驹道:“200张签名专辑,还有100张签名海报。”

        陈家驹有很多亲戚好友都喜欢beyond,自从他不小心让他们知道了他和beyond的老板是朋友后,让他帮忙要签名专辑和签名照的人可不要太多。

        他正头疼着呢,没想到今天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成交!”吴家驹看着何问的黑脸,顾不得心疼签字的辛苦,直接同意了陈家驹的敲诈。

        陈家驹喜滋滋地看着何问道:“没错,问哥,他们都是我叫来的。我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你不要那么小气嘛。”

        何问笑着点点头,把两只手指含在嘴里吹了一声短促的口哨。

        一只黑色杜宾犬从别墅里跑了出来,停在了何问的前面。

        陈家驹还是继续嬉皮笑脸道:“问哥,你什么时候养的狗啊?这一看就是一条好狗。”

        “嗯,家驹你今天笑得真好看,希望待会你的笑容也能够这么灿烂。”何问摸了摸杜宾的狗头,然后指着陈家驹。

        杜宾犬转身看着陈家驹,嘴里发出一声声低吼,听起来非常吓人。

        “问哥,你家狗狗好像脾气不是很好啊?”陈家驹感觉自己脚有点软。

        何问挥了一下手,杜宾犬唰地一声朝着陈家驹的方向窜了出去,陈家驹急忙转身就迈着他的鸭子步逃跑。

        众人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身影,纷纷大笑了起来。

        “老板,可以拍了吧?大家都等了很久了。”陈胜在旁边提醒了一下何问。

        何问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点了点头,把手指放在嘴前示意那群看热闹的家伙不要出声影响拍摄,就专心投入到了拍摄之中。

        刚开始的拍摄片段比较简单,男主狼狈地站在女主家门口,正要随着父母乘车离开的女主透过后车窗看到了男主,在佣人的掩护下悄悄跑到了门外,和男主紧紧拥抱。

        但是接下来,就开始ng频发了。

        “老板,你亲吻的时候表情不要那么僵硬?投入一点行不行?”

        “小玲啊,这个片段是你看到男主受伤很心疼,然后要主动去亲他,你不要那么害羞,亲下去的时候不要犹犹豫豫,坚持一点。”

        “小玲,身体不要那么僵硬,放松点。”

        “老板啊,你还是不是男人,你不能都让女演员来引导你,你也要配合她才行。”

        “.........”

        “陈胜啊,我看我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在又一次ng之后,何问忍不住说道。

        电影里的吻戏片段明明看着很简单,为什么他自己来演就要被ng这么多次?

        不过真的被一群人看着,还有一堆镜头拍着,感觉上就是放不开。

        陈胜看了看何问和方小玲,同意了何问的要求,全场休息十五分钟。

        方小玲犹豫了一下,走到何问旁边抱歉地道:“问哥,对不起,都怪我没有经验。”

        “主要还是我的错,不太适应镜头,所以一遇到镜头就身体僵硬。”何问也是有点抱歉。

        “问哥,要不.....我们再练习一下?”方小玲红着脸小声说道。

        何问看了周围一眼,往别墅的方向指了一下:“那我们去那边练习一下吧。没有人看着,可能会自在一些。”

        “嗯。”方小玲低着头应道,跟在何问的后边进了别墅。

        jojo已经回到了枫叶国去继续读书,别墅里现在住着的只有乐慧贞和何问两人。

        乐慧贞最近要忙着和一个同事策划拍摄一个尖沙咀的警察特辑,都要很晚才会到家,所以现在房子里只有何问和方小玲两人。

        何问带着方小玲走到了客厅,转身看着她。

        方小玲没有心思去留意客厅的装饰,深呼吸了两次,按照剧本要求主动上前抱住了何问。

        双手交叉放在何问的脖子上,方小玲闭上眼睛对着何问亲了上去。

        何问也按照剧情要求回应着她,双手抱着她缓缓移动,让方小玲靠在了墙上,热情地回应着她。

        过了好一会,两人的头才分开。

        “好像是好了一点点。”方小玲低着头道。

        “嗯,我们再练习练习吧。”何问抱着方小玲道。

        “嗯。”

        .......

        “问哥,好像不用舌头的。”

        “演员不能全看剧本,要学会在角色基础上做出延伸。”

        “哦,那....我们再试试。”

        ......

        “问哥,怎么办?我们的嘴唇都有点肿,待会拍戏会不会穿帮?”

        “没事,听说唾液是可以消肿的,要不我们试试看?”

        .......

        “问哥,没用啊,都越来越肿了,都叫你别吸得那么大力了。”

        “没事的,实在不行这场戏就改天再拍。找到拍戏的感觉最重要。”

        .......

        半个小时后,等到很不耐烦差点就要冲进去找何问的陈胜才看到两人手牵着手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单身狗陈胜:......这辈子我再也不想拍老板的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