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38章 朱韬的神秘死因

第38章 朱韬的神秘死因

        何问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纸钞丢在了吧台旁的调酒师前,然后跟在李文斌的后面走了出去。

        李文斌一路拽着桑辉的头发,直接把他拉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

        何问站在巷口抽了一根烟,结果烟还没抽到一半李文斌就拉着丧辉出来了。

        何问嫌弃地看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丧辉一眼:“你怎么这么不中用啊?连一条烟的时间都撑不住。”

        李文斌无语地看了何问一眼,恶狠狠地带着丧辉上了何问停在酒吧门口的车。

        过了好一会,何问才钻进了车里。

        “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李文斌更加无语地道。

        何问转头对着后排的他笑道:“烟头不能随便乱丢的,我走了好一会才找到一个垃圾桶,港岛的卫生设施还是不太行啊。”

        缩在一旁不敢动的丧辉眼神诧异地看着何问,这年头恐怖分子都这么讲究环保的吗?

        何问对着他笑了一下,吓得他全身抖了两下,才冷着脸道:“说吧,你的货在哪里?如果找不到货,我就把你灌进水泥里,做成水泥桩子沉海。”

        丧辉脸上毫无血色,慌张地喊道:“在我家,大哥我带你们去拿,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悍匪”李文斌对着他又是一拳:“扑街,告诉我你家在哪里?不然老子现在就活生生打死你。”

        丧辉急忙念出一连串的地址。

        ......

        丧辉把家门口的花盆挪开,从后面露出的缝隙里掏出几个木盒子:“两位大哥,我这里的炸药足够把整个帝国大厦都炸掉,我都给你们了,只求求你们放小弟一条生路吧。”

        丧辉哭丧着脸转过头准备继续求饶,就看到一张证件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清楚上面的字眼,丧辉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气势汹汹地站起来骂道:“原来你们两个是死差佬,居然敢扮悍匪来吓唬我!老子一定要把你们告到脱裤子为止!”

        何问对着他的肚子一个飞踹,丧辉整个人就飞出去了两米多。

        “我说的对吧?像他这种烂人,怕出来混的还多过怕警察。要是你真的老老实实地把他抓回去,不知道还要浪费多少时间?”

        李文斌不想看何问得意的神情,收起证件从腰间掏出手铐上前把丧辉给拷了起来。

        “你最好老实点,就冲在现场找的这些炸药,赤柱的饭你是吃定了的。”李文斌指着丧辉的脸警告道,“告诉我,你最近有没有卖过炸药给别人?”

        丧辉阴狠地瞪了李文斌一眼,闭着嘴一声不吭。

        何问弯腰从地上拿起两捆炸药,朝着丧辉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呢,我把这些炸药绑在你的身上,然后引爆它,让你粉身碎骨,到时候我们就向上面打一份报告,说你拘捕,企图利用炸药炸死我们,结果不小心被炸药炸死。放心,这种报告我们打得很多,很熟练,不会花多少时间的。”

        “第二个选择呢,我们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如果你不回答或者撒谎,我就当你默认选了第一个。”

        丧辉看着何问手上的炸药身上直冒冷汗,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凶狠的警察,道上的兄弟们不都说这些警察只要一听到要请律师就怕了吗?

        何问竖起了三根手指,一根一根地收了回来,在收回第二根的时候丧辉崩溃了,大喊道:“我选第二个!”

        何问放下炸药,轻轻地鼓了两下掌,笑着说道:“很好。现在告诉我,最近有谁和你买过货?”

        “有好几个。有一个叫做阿胜,是水上打渔的,还有一个叫做军火勇,听说他专门捡一些空弹壳回去装火药做子弹的,最后一个叫北极熊,他买的最多,可能是要做一笔大买卖。”

        何问点了点头,确认了北极熊这伙人已经购买了炸药那就够了,这下子可以放心让李文斌回去喊大部队行动了。

        从身上掏出电话,丢给李文斌。

        李文斌按了几下,接通电话说了两句就挂断了,把电话递给何问:“很快就到。”

        “叮咚----”

        “毒枭朱韬、师爷约翰已死亡,奖励经验600。当前总经验820。”

        .........

        西九龙总区,重案组。

        李文斌的一个同事押进监禁室,路上丧辉挣扎着大骂:“你们这群扑街,居然敢拿炸药来威胁老子,我一定会请律师告到底!”

        押送他的是个胖子警官,看起来也是一个老油条,直接就呛了一声:“你有证据吗?律师都要讲证据的!”

        李文斌根本不怕丧辉的威胁,光在他家里搜到的那些炸药就够他去赤柱休假了,丧犬之吠,怕什么。

        何况在港岛做警察,没有几个仇人,那才是废材。

        李文斌领着何问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停下敲了敲门,得到许可后才推门进入。

        李文斌进门先敬礼问好,然后才先何问介绍道:“问哥,这两位是我的顶级上司,蔡sir和梁sir。”

        何问笑着伸手:“蔡sir好,梁sir好!”

        两个警官都身穿白色制服,看衣服上的标记,应该一位是高级警司,一位是总警司。

        李文斌果然不愧是背景深厚,一个见习督察就能够直接跃过那么多级上报。

        李文斌应该是事前和这两位通过气,所以两位警司都很热情地和何问握了握手。

        简单地客套了几句,蔡sir切入正题:“谢谢何生帮我们抓到一个卖炸药的走私犯。听说这个混蛋还把一大批炸药卖给了一群胆大包天的匪徒是吗?”

        何问点了点头:“是的,这个消息是我和文斌一起从他口中拿到的。”

        旁边的李文斌配合地点了点头。

        何问观察了几人的脸色,主动展示了自己的诚意:“这群匪徒准备炸掉银河中心商场,向这个商场所属的地产集团展示他们的实力,再勒索他们一笔巨款。不过,我已经掌握了这伙匪徒的信息,我愿意配合警方抓捕这伙匪徒。”

        蔡sir和梁sir两人对视了一眼,何问虽然没有说明情报来源,但是丧辉的口供,还有之前的珠宝抢劫案都能证明他的话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蔡sir级别最高,率先拍板:“好,那就真的太谢谢何生了,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身为一个港岛市民,配合警方是我的义务。”

        利益交易不能讲的太过于直白,这次能够搭多这么一条线,何问已经很满意了。

        梁sir他没有什么印象,但是蔡sir这个寒战的幕后黑手之一,虽然现在年轻了不少,但是他还是能够一眼认出来的。

        光是认识这个人,就值了。

        .........

        观塘日升街。

        一栋废弃的大厦楼上,何问透过望远镜看着对面一个废弃货仓的三楼,确认了房间里闪过几个人影,才松开望远镜。

        侧头对着旁边的李文斌说道:“确认了,地点就在对面货仓的三楼。里面刚才我看到了两个人,但是他们的团伙是有四人的,所以我不确定人都在不在。但是他们购买的炸药,应该都在里面。”

        李文斌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回头道:“我也只看到了两个。这伙匪徒穷凶极恶,胆大包天,要抓就要一网打尽才行,我们在这里守一下,等人齐了再行动。”

        现场众人沉默着点了点头。

        李文斌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带了十个兄弟,还专门申请了两个爆炸品处理专家和两个狙击手来帮忙。

        何问提醒了一句:“这四个人里面,有一个人立马要特别注意。他是一个哑巴,以前是干过采石场的爆破工作,那些炸药也都是他负责处理的。他的身手还很好,是这伙人里面最危险的,你们一定要小心这个人。”

        李文斌点点头表示明白。

        何问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接下来的工作比较危险,他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负责吧。

        刚坐下没一会,身上的电话就响了。

        “喂,家驹?找我有什么事情?”

        “问哥,好消息啊!朱韬和约翰两个人都死了!”

        “啊!今天上午遇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听法医说,这两个人都是疼死的,说是什么由于疼痛导致的神经性休克。那个约翰不是被阿杰抓到了警署嘛,听说他突然就叫得很惨,没一会就晕了过去,等送到医院的时候人就没了。”

        “问哥,你知道法医查了之后,痛源是在哪里吗?”陈家驹的声音突然压低了很多,透着一股猥琐味。

        何问安排的自然知道,但还是配合问了一句:“在哪里?”

        “法医说是在下面....”

        何问想象了一下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