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9章 弄大她的肚子

第9章 弄大她的肚子

        第二天九点,何问刚开车到达赛车场,就看到了阿祖和大卫两个人站在了门口。

        何问知道大卫是来工作的,但是没想到阿祖也会这么快就出现。

        何问把大卫介绍给了阿郎,让阿郎带领他先熟悉一下场地。

        自己带着阿祖走进了办公室。

        “坐,喝点什么?”

        “咖啡有吗?”

        “速溶的可以吗?”

        “可以,谢谢。”

        何问给阿祖冲了一杯咖啡端了给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看你的样子,是昨晚都没有睡?”何问坐下来后看着对面的阿祖问道。

        阿祖的衣服还是昨晚的那一身,两只眼睛黑眼圈很重,脸色有点苍白,一看就知道没好好休息。

        阿祖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你知道,我现在没有开车执照的。”

        “这个没问题,你不是被禁了七年吗?不是快到了吗?到时候去考一个就好,考试时候私下给点好处给考官,很容易过的。”

        “你怎么知道我被禁止了七年?”

        “问一下老鬼就知道了,而且我又不是不认识你老爸。”

        阿祖的老爸保叔是行业里的老人,和何问父母相识多年,何问也见过好几次。

        “你认识我老爸?也是,你父母都是这行里的老人,这行又不大,不认识才奇怪。”

        阿祖自问自答道,他既然考虑要来,自然也是会花时间打听一下何问这边的情况。

        “但是就算拿到了开车执照,赛车资格我也不一定能拿到,我老爸不喜欢我,这件事情上他很可能会和别人商量好不给我资格。整个委员会的人他都认识,我没把握可以拿到。”

        “这个放心交给我,我父母也是委员会的老人,就算人去了,这点面子那帮叔伯们还是会愿意给的。”何问自信地道。

        大不了也是塞点钱就好,反正剧情里保叔其实并没有出手阻拦,主要还是阿祖这几年非法驾车太嚣张,档案太花了,又不给好处,大家才不给过的。

        “好!那我加入!”

        阿祖其实也是一个无业游民,一直想找工作但是都没找到合适的,现在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当然是最好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并没有考虑三天的主要原因,他自己也清楚,其实他并没有太多选择,何问这里已经是最好的了。

        何问的脑海里响起了叮咚的声音。

        不去理会脑里的声音,何问站出来对着阿祖伸出右手:“欢迎你的加入!”

        阿祖照着何问的动作做了一遍,两人握手后又重新坐下。

        “现在你先在这里多训练,你没碰过正规比赛了,有很多非法赛车的坏习惯要改一改。另外,你要向我保证,一定不能再碰非法赛车。”

        何问专门强调了一下,阿祖在这方面的前科太多,不得不防。

        “好,没有问题。我一定做到。”

        以前是没得选只能玩非法,现在不是有得选了吗?

        “另外,我们现在赛车场人手还是不够,你知道除了车手之外,还需要搭配很多的工作人员的。”

        “这个没问题,我女朋友很熟悉赛车的管理和维护,我可以让她过来这边帮忙。另外,我还有很多认识的朋友,也是玩赛车的,我可以找几个可靠的过来。”

        “好,不过我要先面试,我们刚开始做大的时候,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必须要非常靠谱的才行。”

        ........

        阿祖做事效率很高,当天下午就把女朋友阿仪喊了过来。

        何问和阿仪聊了半个小时,发现阿仪对于这行的了解确实很深,而且也有了多年的管理经验,当场拍板聘用了她。

        当天晚上,为了庆祝大卫、阿祖和阿仪三人的加入,何问和阿郎带着三人去了一家茶餐厅,找了个包间坐下。

        几个人在来的路上就互相介绍过了,除了阿仪外都是赛车手,有共同话题,所以饭桌上的气氛并不差。

        “郎哥,你是前辈,要不要给我讲一下你以前的故事?”

        大卫拿起酒杯敬了阿郎一杯后,好奇地问道。

        阿郎放下酒杯,摇了摇头说:“我哪有什么故事啊?都是过去了的事情,有什么好提的?”

        见阿郎不想说大卫也知趣地转移了话题:“听说你还有一个儿子,干嘛今天不把他一起带过来?”

        “我儿子跟着他妈妈出去了。”

        昨天晚上潘波波上了计程车后没直接回家,而是跑到了阿郎的家,当着阿郎的面和儿子相认,临走前还和阿郎约好了第二天让儿子跟着她一天,她要带着儿子出去玩。

        “哦,那郎哥和嫂子关系一定很好吧?郎哥一看就是个疼老婆的人。”

        阿郎摇了摇头,说道:“不好,很不好。”

        阿郎看了看阿仪,再看了看阿祖,对着阿祖说道:“阿祖,郎哥是过来人,有些经验可以和你分享一下。”

        “以前我年轻的时候,觉得赛车很酷,和你一样,也很喜欢玩非法赛车,而且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自己要让自己快乐,所以一直都很放纵自己。”

        “那时候的我就是个人渣。我老婆那时候很爱我的,我因为她不会离开我,所以我很少关心她,对她很不好,发脾气起来的时候我还打她,她那时候怀着孕,我还把她打到从楼下摔了下去。”

        阿郎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倒得太急酒杯里有半杯都是泡沫。他没理会,拿起来就是一口干掉,溢出的泡沫洒在了衣服上。

        “后来,我非法赛车出事了,被关了两年,那时候她对我很失望,所以选择离开了我,去了漂亮国。十年,整整十年,我都没有再见过她。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有多爱她,赛车、自由,这些东西和她相比,都不算什么。”

        “看着你和阿仪,我就有点想起十年前的我和我老婆。听老哥一句话,好好珍惜眼前人,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莫及。你不珍惜,没有人会一直在那里等你的。”

        阿郎边说着边走到阿祖身边,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何问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现在的阿祖和十年前的阿郎是真的很像。

        阿仪很喜欢阿祖,包容着他的一切,阿祖出车祸重伤,阿仪都会说“就算你瘫了,瘸了,我都不会离开你”,但是阿祖把赛车放在了第一位,爱车胜过爱女朋友,让阿仪越来越失望,最后选择了和母亲一起去加拿大。

        要不是大卫的鼓励和开导,让阿祖鼓起勇气去追了回来,这个女朋友也就没了。

        阿祖看着身旁失态的阿郎,安慰道:“郎哥,别伤心,嫂子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你可以再重新把嫂子追回来的。”

        “太难了,她以前有多爱我,现在就可能有多恨我,她连她以前的名字都不让我叫了,要我叫她的英文名。”阿郎抱着阿祖哭着说道。

        包厢里的气氛顿时变得伤感了起来,何问看着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阿郎也醉了,起身招呼大家散场。

        大卫扶着阿郎先下楼去打计程车。

        何问下楼结账,发现忘了拿钱包,和收银解释了一下往包厢走。

        包厢门是半开着的,何问快走到门口就看到了阿祖和阿仪两个人还坐在原位说着话。

        何问放轻了脚步,悄悄地靠近过去。

        “没想到郎哥看着人挺好的,没想到以前居然是个那样子的人。”这是阿仪的声音。

        “都过去了,郎哥现在人都知道改正了,我听问哥说他现在为了儿子都变了很多。”这是阿祖的声音。

        “你以后不要再非法赛车了,你没听郎哥说他就因为这个事情被关了两年。”

        “放心,我今天和问哥承诺了,以后不会再非法赛车。”

        “那就好,你都不知道你每次赛车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你也知道非法赛车很没有保障的,出了事人可能就没了。”

        “嗯,我知道了。”

        这句话说完后包厢里突然就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一个吞吞吐吐的声音才响了起来:“阿仪....对不起.....我以前....很多时候对你真的不好.....我知道你很爱我.....但是我总是惹你生气,对不起。”

        “今天听到郎哥和他老婆的故事,我突然有点怕,我有点怕某一天你也会离开,我怕我会失去你。你一定不要离开我,从今天开始我发誓一定会好好对你。如果我没有好好对你,那就让老天爷....”

        声音突然中断,何问从门打开的缝隙中望了过去,原来是阿仪用手捂住了阿祖的嘴巴。

        只见阿仪对着阿祖深情地说:“你不用发誓,我相信你。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亲她!亲她!”何问心里默默地喊着口号。

        阿祖没有让他失望。

        只见阿祖拿开了阿仪的手,双手捧着阿仪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10秒,30秒,一分钟,3分钟,何问默默看着手表上的指针,秒针足足转了六圈两人才分开。

        都不会缺氧窒息的吗?下次可以和jojo挑战一下这个记录。

        分开的阿仪害羞地把头转到了一旁,恰好是房间门口的方向,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们两人。

        阿仪脸因为刚才的亲吻本来就有点红,突然之间又红了很多,像是发高烧似的,紧张地拿起手提包低着头就跑出了包厢,从何问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更加是头都不敢抬。

        阿祖的目光紧跟着阿仪,所以很自然就看到了何.电灯泡.问,顿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何问走入包厢,从刚才自己的座位下面捡起了自己的钱包,然后才看向阿祖。

        “女孩子跟车不一样,不能经常换来换去的。要是真的合心意的话,那就先弄大她的肚子。”

        “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是叫你结婚,又不是叫你一走了之。阿仪是个好女孩,要好好珍惜。老了没回忆没关系,有一大堆后悔就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