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5章 一吻定情

第5章 一吻定情

        后天,十月十八号,天气晴,宜泡妞。

        何问骑着莉莉柯林斯,看着jojo家的大门,期待那个姑娘会出现,但是从早上八点等到了中午十二点,影子越来越短,那个女孩始终没有出现。

        何问没有失望,只是摇了摇头,骑车往赛车场方向驶去。

        jojo站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在一个可以观察到大门又不容易被发现的位置,看着那个神秘的男人在门外等了四个小时,双手紧紧地捏在了一起。

        当何问离去的时候,jojo突然之间跑了起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大门,没有理会身后佣人三姨的呼唤,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何问离去的方向,可惜什么都没有看到。

        jojo的心里突然变得空空荡荡的,仿佛那个男人的离去也带走了她的心。

        十月十九号,天气和昨天一样。

        但是门外那个男人并没有出现,jojo在门外等了一个上午,失落地回到了房间。

        拿起电话,但是手指久久都没有按下号码。

        十月二十号,天气阴,有小雨。

        早上七点半的闹钟响起,jojo从床上醒来,从房间里就能看到阴沉沉的天空,牛毛般的细雨从天上洒了下来。

        他不会来了吧。

        有点绝望的jojo还是抱着一点点希望挪到了阳台,朝着家门的方向看去。

        是他!他来了!

        jojo的表情瞬间从绝望转化为狂喜,顾不上换衣服,jojo穿着睡衣就往门口跑,连伞都没有拿上。

        何问看着这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姑娘气喘吁吁地拉开大门,跑到自己的面前。

        很明显是刚起床,没有洗漱,但是一点都不显得邋遢,没有任何化妆品修饰过的脸蛋洋溢着这个年代特有的青春气息和元气,何问承认这一刻,他沦陷了。

        “...你...你....怎么.....昨天没有来?”

        jojo喘着气道。

        “因为我和你说的是后天,你后天没有见我,所以我在后天的后天又来了。”

        何问笑着把手中撑着的伞往女孩的方向倾斜。

        jojo双眼直直地盯着眼前笑得很阳光的男生,心跳得很快,越来越快。

        “你要不要先回去,换个衣服再出来,我在这里等你。”

        jojo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穿着的是睡衣,而且还没有梳妆打扮,想到在这个心动的男人面前如此邋遢,急忙转身就往家里跑去。

        没让何问在门口等太久,十五分钟后,jojo就重新出现在了何问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何问送她的粉色头盔。

        “上车。”

        jojo没有问要去那里,笑着戴上头盔,坐上了摩托车,双手紧紧地环抱着何问的腰。

        天公此时也做美,一道道金色的阳光穿透了乌云,撒在公路上,一辆摩托车在碾过一道道光斑,驶向远方。

        这天,何问带着jojo开上了太平山顶吹风,去了黄大仙求了一道姻缘符....

        太阳慢慢往西沉,夕阳的余晖里,两个人影的脸越靠越近,最终重合在了一起,许久都没有分开。

        ............

        热恋中的男女总是会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一个星期后,久违的系统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叮咚---”

        “改写阿华命运成功,奖励经验300。”

        此时的何问正在与jojo道别,今天jojo的父母从加拿大回来,所以她要早点回家。

        “jojo,你爸妈刚回来,这几天多陪陪你妈,如果想我的话就给我打电话。”何问摸着jojo的秀发说道。

        “嗯,你一定要记得接我电话哦。”

        jojo双手扯着何问的外套轻轻左右摇晃道。

        何问伸出双手把jojo揽进怀中,闻着少女身上的清幽香味,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好。”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久才结束,jojo踮起脚尖,对着何问的嘴唇轻轻一啄,然后往身后大门跑去,跑到门口的时候转身对着何问比了一个爱心的姿势,才消失在了何问的视野里。

        .........

        何问开车来到了陈家驹所在的重案组。

        陈家驹带着何问来到了一家他常去的茶餐厅喝下午茶。

        “伙计,一杯大杯好立克,再加一个火腿三明治。”

        “我要一杯鸳鸯奶茶和半打蛋挞。”

        点完餐后何问对着陈家驹说:“家驹,上次那个抢劫案怎么样了?”

        “那几个混蛋人赃并获,加上还有你的录影带,今天上午的法庭就判定了。带头的被判了十五年,其余几个上楼的也最少十年,只有那个楼下接应的车手判得比较轻,但是也要坐个五年。”

        原来是上午法庭审判结果出来了,怪不得系统突然冒了出来。

        “五年,那还行。”

        “怎么,你和那个车手很熟吗?跟踪他那几天没看出来啊?”

        陈家驹好奇地问。

        “不熟,但是听过他的故事。他妈妈是个楼凤,不知道和谁怀了他,很小妈妈就跳楼死了,是几个邻居带大他的。”

        “听起来是挺惨的,但是这种人在街头随便走一圈都能遇到好几个。”

        陈家驹不以为然,这年头港岛生下来就很惨的人还少吗?

        “关键是这个人呢,讲义气,够胆敢搏,而且驾驶技术不错,你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帮我照顾一下,如果他出来后愿意走回正路的话可以来我的赛车场帮忙。”

        这个男主角当年都是骗了何问不少眼泪的,既然撬了别人的墙角,那就补偿一个机会吧。

        反正何问不相信五年后阿华在的那个社团还能活着,他那个老大怎么看都是一个短命相。

        ............

        某童装公司广告选角现场。

        何问带着干儿子波仔过来参加选角,乔装打扮过的阿郎站在了场地的角落里偷偷看着一个女人。

        何问也指着这个女人对波仔说:“波仔,那个人就是你的妈妈。”

        波仔的目光顺着干爹的手指看了过去,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

        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妈妈,而且阿郎之前一直告诉波仔妈妈已经死去,直到不久前才从阿郎口中知道原来自己的妈妈还活着。

        波仔对于这个母亲心里面没有太大的期待,父亲的爱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波仔,干爹知道你现在对你妈妈心里面还是有怨念,但是干爹也和你解释过了,抛弃你不是你妈妈的决定,是你的外婆骗她你已经死了。”

        “而且你知道你爸爸一直都在找你妈妈,他还是很爱你妈妈的,所以你愿不愿意帮助你爸爸把你妈妈追回来。”

        波仔人虽然小但是已经很懂事,人小鬼大地说道:“当然,我一定要帮我爸爸把妈妈追回来。”

        “很好,那干爹现在交给你第一个任务,就是拿下这个广告的男主角,这样子干爹就可以帮你老爸创造见面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