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3章 你晚上做梦会见到我

第3章 你晚上做梦会见到我

        何问的车往前开到了第二个路口的时候,何问就看见了一个穿着露肩上衣,下身搭配灰色长裙的女孩子在等着红绿灯,手上提着一个浅色手提包。

        小眼睛,单眼皮,嘴唇有点厚,皮肤也并不显得那么白皙,按照这种描述来说应该是一个丑女,但是在这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17岁少女身上却显得有一种另类的美。

        三个人里面最容易改写命运的就是这个女孩子。

        另外两个人都是社团份子,一进江湖就难全身而退,能力越出众的越难脱身,但是这个准备要上大学了的女孩子只要不让她遇到阿华,不遇到抢劫这件事,就可以像往常一样,继续过自己的富家小姐生活,直到父母回港来接她去加拿大读书。

        不过何问也没想要让她直接就这么离开,穿越过来,重活一生,何问不想做坏事,但是也不会束缚自己。

        既然遇到了吸引自己的女孩子,那为什么要放过这样的好姑娘呢?

        何问把车在路边停下,然后下车直直地走到了jojo前面,双眼看着她:“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何问今天出门选择的服装搭配是白色衬衣搭配一条蓝色牛仔裤,长期锻炼的身材使得简单的穿搭显得相当阳光。

        再加上可与哥哥相比的外貌,所以这突兀的行为并没有让jojo感到害怕,但是向来乖乖女的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所以往后退了两小步,双手紧紧捏着背着的手提袋,犹豫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都不认识你。”

        何问不想吓到这个小女生,站在原地没有靠近,深邃的双眼温柔地看着她说:“我知道你的名字。”

        “你应该叫做...叫做jojo。”

        jojo一脸惊讶地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何问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往前走了两步,在jojo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你今晚做梦会见到我。”

        温热的气息喷到了jojo的耳朵上,精致的小耳朵一下子就变红了。

        何问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撕下,塞到了jojo的手里,然后直接掉头离开。

        jojo捏着手里的纸条,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莫名其妙地来,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最后莫名其妙的离开,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何问没有回头,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假装开车离开,实际上在下一个路口拐了个弯跑到了另一边,隔着贴着深色玻璃膜的车窗,那个女孩还是傻傻地站在了原地。

        追女孩子,不管怎么样,第一面都要给她留下一点深刻的印象,让她记住你。

        至于jojo会不会打电话过来,何问心里也没百分百把握,不成功也没关系,找到女孩的住址再制造下一次见面机会就好了。

        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自己去争取。

        .......

        目送jojo推开家里的大门,何问开车前往太保所在的地方。

        太保承包了一条街的汽车清洗、帮抄牌停车的业务,这几天何问跟踪阿华的时候来过这里很多次。

        太保穿着一件又脏又旧的t恤,腰间插着一根鸡毛掸子,正在路边帮人洗车。

        嘴巴还唱着歌:“其实我并不逊,为什么走霉运....”

        这么欢乐,看来他还不知道阿华被抓的事情。

        何问把车开到了太保的旁边,摇下车窗,对着太保喊:“太保!”

        “哪位大哥?干嘛?”太保吓了一跳,头往后转了过来看着何问。

        太保很肯定自己没见过这个人,这么帅见过不可能没有印象的。

        “你知不知道阿华今天被抓了?”

        何问直接抛出了一个炸弹。

        “你说什么?”

        太保一脸震惊,一时之间难以相信阿华会失手。

        何问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留下一句“如果你想要帮他,打上面的电话”后就直接离开了。

        太保拿着名片,看着何问的车消失在了一个路口,才仿佛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地把清洁工具收拾一下,胖硕的身影往远方跑去。

        何问开车驶向常去的一家夜宵摊,打算打包个湿炒牛河和冻柠茶带过去给干儿子波仔吃。

        这次过来找太保只是试着埋个伏笔,暂时来说对于太保何问也无从下手。

        这个混了这么多年依旧在最底层的老混混,虽然很懦弱,同社团也很多人都看不起他,但是确实有老一辈的道义,对老大很忠心,不然也不会有勇气在老大死后一个人去复仇,所以阿华出了事他第一反应一定是找老大帮忙,而不是何问。

        不过何问穿越过来后有的是耐心,慢慢等着他老大下台应该就能迎来转机。

        七哥虽然是很讲义气,是一个不错的老大,但是太心软了。

        他没有意识到社团已经变了,不再讲什么义气情谊,讲究的都是钱钱钱,看不透风向的人迟早要么被内部人干掉,要么被别的社团踩过界干掉。

        希望太保能够活到最后吧,到时候走投无路的时候何问的援手才有价值。

        .......

        另一边,jojo回到了家里。

        偌大的别墅里面只有两个人住,父母现在都在加拿大,只有一个多年的佣人三姐在家里照顾自己,感觉特别冷清。

        jojo洗漱完后,从手提袋里准备拿出今天新买的书,一张纸条掉了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纸条,jojo回想起了那个谜一般的男子,仿佛又问到了他身上的那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耳朵又变得红了起来。

        从未和一个陌生男子有过这么亲密动作。

        弯腰捡起地上的纸条,手指摩挲着纸张,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

        今晚,是不是真的会梦见他?

        .......

        何问打开自己家的大门,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充满怨念的大鼻子。

        “大哥!你究竟跑哪里去啦?我打你多少次电话你一个都不回复我?”

        “你知不知道今天那个摄像机是要还回去的啊?下班的时候我没还回去宣传部的那个管设备的大妈堵在警察局门口差点就不让我走了,差点害得我放了阿美的飞机。”

        “还有啊,我老大也向我要录像带啊,他说了如果明天如果我不拿给他他就调我去守水塘!”

        “......”

        陈家驹的口水在空气中肆意飞扬着。

        何问第184次想要把陈家驹赶出去了。

        今天是陈家驹住进来的第184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