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带着空间在逃荒路上养崽在线阅读 - 790.丢人的是自己

790.丢人的是自己

        说着季老三看向季老大:“大哥应当是看到了,大哥觉得你一个人能够对付了几个。”季老三充满讥讽的目光看向了眼神猛的收缩的季老大。煎

        “到时候门还没进去,人就被轰出来了,丢人的还是咱们自己,爹娘……没有人不喜欢银钱但也要有命拿才行,爹你真不会以为那位古东家简简单单的就挣下了这么一大份家业吧。”

        季老三可算是掰开了揉碎了仔细的给爹分析,就希望能够打消爹心底那蠢蠢欲动的贪念。

        “老三,你怎么回事?怎么竟给爹娘打退堂鼓,那位古东家若是老二媳妇不是好事儿吗?哪有你说的那么邪乎,爹别听老三的。”季老大冲着季老汉忙道,不去试试心里总是不甘的。

        “大哥别异想天开了好吗?”

        “怎么就叫异想天开,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到底是不是?”

        “大哥,有些人是惹不起的,而且我也不认同大哥的猜测,一个人再变怎么可能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大哥你觉得二嫂能够挣下这么大一份家业吗,爹你信吗?”季老三转而又看向了季老汉。

        季老大一噎,脑海中浮现了忍气吞声,任劳任怨老二媳妇的模样,想起今日见到的那位古东家周身散发出来那让人不敢逼视的气势,除了那张脸其他的地方确实是天差地别。煎

        为了活下来有所改变确实可能,但一个畏畏缩缩的人真的能变得这么厉害吗?要知道老二媳妇完全就是一个没见识的农妇,能创下这么大的基业说实话确实不可能,季老大顿时没有自信了。

        被老儿子这么一提醒,季老汉不得不多想,他们的猜测确实有着诸多的不合理。

        是啊!一个乡下没有见识的农妇,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变化这么大,传言里那位古东家在逃荒时可是救了一个村的人,武功很是了的。

        老二媳妇虽然有些力气,但可不懂什么武功,若是有的话还能这么软弱任欺负,而且这位古东家的产业众多,尤其琉璃那可是上层人才知道的矜贵东西,他们一家子也是来到了云州城才听说的琉璃这个东西,老二媳妇怎么可能懂得这些。

        季老汉不是没脑子的人,要不然也不能带着全家在逃荒路上那个吃人的环境中能够活下来。

        只不过被大儿子这么一煽动,对于金钱的贪欲一时间大过了理智,此刻季老汉理智回来了,心里刚刚升腾起的热念一下子冰渣凉,忍不住瞪了眼一直给他们泼凉水的老儿子。

        季老三看到了爹眼中的松动,赶紧又说:“爹,有些人是咱们惹不起的,换言之就算那人是二嫂也已经是完全陌生的二嫂了,就凭咱们以前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换成爹爹会原谅吗,八成正等着咱们自投罗网呢?而且我仔细打听了这位古东家那可是有着非常硬的后台,让咱们消失那是轻而易举的事。”煎

        不得不说这些话确实说到了季老汉最怕的点上,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对老二媳妇好过,若人真的是老二媳妇,又怎么可能会被他们所拿捏,怕真能轻而易举的让他们消失。

        想到这里季老汉后背就一阵的发凉,此刻所有不该有的念头全部消失,人也彻底的醒了。

        “爹,这些都是老三的假设,做不得真的,别忘了还有小老鼠呢,只要小老鼠跟咱们亲,若那位真的是老二媳妇就得有所顾忌。”

        尽管心里也觉得不可能了,但若是有万一呢,季老大还是不想放弃成为人上人机会,忙提醒着。

        “哈哈哈……大哥你真是想钱想疯了,大哥整日说我游手好闲,可我再游手好闲也从来没有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季老大气的脸色通红,瞪向季老三:“老三,你也不要阴阳怪气的,你一向得爹娘心意,家里的任何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这是一次改换咱们自己家门楣的事,我为家里着想难道错了吗?而且什么是不该属于自己东西,那若是古氏他的东西就有季家的一份。”

        “大哥你脸也真是够大的,别忘了二哥早就不在了,没有人能够束缚住古氏了,哪怕爹娘也是”季老三说的是毫不客气,一旁的季老汉季王氏当场变了脸,恼的,不过却也知道老儿子说的不假。煎

        季老三仿佛没看到爹娘难看的脸色,继续道:“而且我劝大哥也不要妄想了,当初抛下小老鼠的时候才几岁,就算是小老鼠也早将咱们忘得一干二净了,你那算盘根本就打不响。”

        “你怎么知道打不响?”季老大不服气。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比大哥早去了李家村打听,而且也见到了那位古东家的儿子,自然知道大哥打不响那算盘。”

        “你见到古东家的儿子了?”季老大真没想到老三已经去过了,眸光看向了爹娘,心里又开始发起酸来,老三去李家村的事情爹娘竟然没有向他透一点点的口风,先前对于娘的那一点点歉意瞬间又无了,爹娘对他是算还行,但比起老三还是差远了,不能怪他心生不满。

        “见了,完全看不到小老鼠的影子,和咱们家的孩子毫无相像之处,精致贵气,所以我才劝大哥不要胡乱打算盘。”

        小老鼠以前在家里就是一个存在感极弱的孩子,季老三几乎敢断定包括爹娘在内的所有人估摸着都不记得小老鼠的长相了。

        他之所以还有印象,是因为那阵子媳妇怀孕对孩子多了几分耐心,看他可怜给了他几次吃的,小家伙才算抬头看了他几眼,平时都是低着头不敢看人的,胆子就和他名字小老鼠一样胆小。煎

        如他猜测的一样,当即季老大和季老汉夫妻俩就想着小老鼠的模样,可惜脑海中浮现的只有胆小如鼠始终蜷缩着身子低头瘦小的一个男孩影子。

        到此刻他们才发现因为他们竟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一次小老鼠的长相。

        其实不奇怪,金老二作为家里最不受宠的一个,平时也是干的最多的吃的最少的完全当牛使的,他的媳妇儿子谁会在意呢。

        就是古氏生产时也是季老二怕出人命终于反骨一次坚持请来了稳婆,不过也因此因几个铜板挨了娘的一顿狠揍,季王氏甚至连孩子都没看一眼,加之这孩子和他娘一样胆小,就更没有存在感在感了。